令雀子

-青霜锋利无匹,何物不可断?
-业。

养猫日常1

      养猫会导致生活质量直线下降吗?

  对于Ventus教授而言,答案是肯定的。

  按道理来说,伴侣富有爱心本来并不是什么坏事,Ventus对妻子那莫名其妙的吸引小动物的“体质”多多少少也算有点儿了解(包括但不仅限于在两人气氛良好地进行约会/散步/旅行等活动时贸然造访的猫猫狗狗们),但像这次一样直接把猫捡回家来的事,确实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难道这一次就没有愿意收留这个小可怜的学生了吗?

  Ventus教授又看了一眼仰躺在妻子怀里喝个羊奶都赞不绝口的小奶猫,再次深刻地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引狼入室”。

  鹊占鸠巢就算了。

  与Ventus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他的那群好学生们——在得知助教家里养了猫之后,他们就变得比以往更喜欢占用助教的课余时间,还美名其曰“云吸猫”。Ventus没有参与学生们的狂欢,但始终占据着自家助教身边最有存在感的位置(也多亏了他没有独自撤离,不然今天的助教怕是要被吸猫的人民群众给埋了),学生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半圆,对着终端光屏上奶声奶气叫唤的小猫崽子发出连连惊叹。

  鉴于目前小猫还没有名字,有人就提出要给这只小小年纪就承担起大众的殷切期盼的橘猫起名,Jacinth也许是也察觉到了总是以“Darling”来称呼小猫的不妥之处,便没有制止,总之学生们都相当积极地讨论了起来,叽叽喳喳地嚷嚷作一团,一番讨论之后,有泾渭分明地分作几派,纷纷将炮口对准他们的助教,想让“家长”来做个主,从他们提供的这些选项中选出一个来。可“家长”左看右看,最后挽住了Ventus的手臂。

  “我还是……想让你们的Quiris老师来给小姑娘取个名字。”

  让中央学院醋桶协会的荣誉会长给一只从自己身上分去妻子大半关注的奶猫起名字?

  Ventus心里是有些拒绝的。

  但为了避免以后出现自己和猫同时回应“Darling”的事情出现,给猫起个名字,似乎也未尝不可。


雪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哨向晋楚】

  眼下天将将亮起,芈荆放开怀里尚有余温的暖炉,欲盖弥彰地把铺在肩上的被褥一直拢到下巴,只留出一张线条依旧圆润的脸与随意铺在枕边的长发暴露在冷清的晨光里,打着满脑子“先生要问就问,反正也不会把我怎么着”的糊涂算盘倒头又睡,从头到尾,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天不遂小公子愿。纵使他门窗紧闭,一心向睡,赤凤章华的殷勤催促也让他此时安生不得。
  杀鸟了。即使用被子蒙住脑袋也抵御不住章华高亢婉转的灌耳魔音,在顽强抵抗了一刻钟之后,楚地的小公子芈荆把被子一掀,竟是连单衣也未着,便扑向桐木高架,想要把章华这只五凤界的叛徒揪下来暴打一顿,再以“炭烤”烹之。
  章华又哪里肯从?展翅腾身而起时将华光流溢的尾羽一甩,羽梢堪堪在小向导的额头上轻轻一点,然后便仗着自己是精神向导没有实体,径直冲出了窗外。
  公子荆虽然正在气头上,但却还是处在一种没睡清醒的状态中,见精神向导逃去了室外,便冲到门边——
  ……告辞。
  被冷风灌了一头一脸一脖子的向导终于从怒火与睡梦中完全地清醒过来,讪讪地把已经探出去的半截身子又缩回去,然后啪地一下把门扉又合上了。
  “薜荔。”他坐在榻上,拾起落在一旁温度尽失的被褥重新将自己裹作一团,有气无力地招来候在屏风后的偃甲仆从,把洗浴、熏衣等事一并吩咐下去,这才挥手示意它下去。
  “……等等!”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之后,正要开门退出房中的偃甲人被叫住了,向导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点明显的鼻音:“先给我端一碗姜汤来。”
  偃甲人没有出声,门又合上了。
  
  “……这么快?”向导又听见门扉吱嘎的响声,料想偃甲人便是加快了脚程,这会也该还在厨房里看着炉火,哪里会这么早回来,便把刚才因为喷嚏而滑下肩头的被子又扯上去些,正摸索着准备穿了锦履去门边瞧一瞧,就听见一阵窸窣,竟真是薜荔回来了。
  尽管旁边还站着和它一样端着姜汤的偃甲人,芈荆记得它,是常在晋侯门前站着的,名字叫杜蘅。
  晋侯姬执竞似乎没有小公子芈荆这样给身边物事起名的习惯和热情,白凤鸿鹄没有名字,这一偌大的铜鞮邸里的偃甲人们就更不会有——侍奉在芈荆身边的薜荔的名字,还是这位楚地来的小公子给起的。虽然晋侯起初是为了方便小质子的生活才将这一大帮子偃甲人的指挥权都分出来给他,却没料到楚人小孩在接受指挥权的同时,把命名权也一并包揽了过去:不出半月,铜鞮邸里所有的偃甲人都在芈荆处拥有了自己的名字。不过,晋侯在使唤它们时还是按着自己的习惯来,也不怎么留意向导对它们的称呼,所以暂时没有对这些名字发表过什么异议。
  就是晋侯有异议……小向导也不会改的。
  但此时的向导还不用接受来自哨兵的质询,他正对着面前两碗热气腾腾的姜汤发愁。看到杜蘅时向导就知道为什么薜荔回来得这么快了,也是,两人的房间相隔不远,以黑暗哨兵极度敏锐的五感,怎么会注意不到自己这里的动静?只是这两大碗姜汤,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全部喝下去的。
  公子荆权衡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把手伸向了杜蘅手中托着的盘子,抱着木胎漆碗咕嘟咕嘟一通,就这么灌了下去。姜汤又热又辣,向导皱着一张脸把手一扬,漆碗便打着转儿渐渐在盘中停下了。杜蘅既已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便收了盘和碗回去复命了,可薜荔却还端着碗干站在一旁,似乎很有一种芈荆不喝就在这儿站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尽管偃甲人并没有自我意识和感情,但芈荆依然为“背叛”了薜荔而深感不安,左思右想之后,他把呆站着的薜荔唤来跟前,嘱咐道:“把这碗姜汤端去厨房热一热,再端去先生那里——就说是学生一片心意,希望先生也能多加注意。”
  “记得,要看着先生喝完才行。”芈荆才这般嘱咐完,石兰在那头敲了敲屏风,向导心知这是在示意他热水已准备好,便不再多言,挥手叫薜荔下去,而自己则如释重负地把被褥向后一抛,轻快地绕过屏风去享受沐浴了。
  
  等芈荆磨磨蹭蹭地沐浴穿戴妥当,一路从房里挪到上课的地方时,晋侯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一会了,见弟子姗姗来迟,竟也难得的没有多问。芈荆也察觉了这其中微妙的不同,并不多嘴,只是在躬身行礼时向赤凤章华探出了精神触手,看样子是打算一报方才魔音灌耳之仇;章华也不悚他,一人一鸟就这么在堂堂晋侯姬执竞的眼皮子底下剑拔弩张地对立起来。
  晋侯很头痛,晋侯用一声轻咳打断了这场双方年龄加起来最多不超过三岁的幼稚对立。
  向导方才在作弄过自己这位尽职尽责的好先生,自然不会在这种关头不给人面子,老老实实地以“配合先生工作”为幌子收敛了自己的精神触手,在偃甲人的帮助下把罩在身上的一身厚重裘衣除下,这才终于入座。而章华则啾鸣一声,携白凤双双离开屋内——自个儿玩去了。
  双凤不在,晋侯原想是为了弟子好的:既然今天与赤凤有这么一段不得不了的过节,那就不让赤凤在室内分走向导的注意力,这番安排,或真能事半功倍也不一定。
  事实证明,愿望总是美好的。因为课上到一半,外面下雪了。
  楚地不是没有雪,只是远不如雒邑这般大,气候也远不比北地能保留积雪,往往是下一层化一层,茫茫然下了大半天,兴许还不如今日向导在雒邑所见这一刻钟内累计起来的量——也确实是叫人茫然了。
  晋侯看得出来,面前坐着的小孩儿对于这场大雪有多心动:身体不自然地前倾也就罢了,那双虽然圆润但已经初见日后风采的丹凤眼也没乖乖地盯着面前的书本看,而是隔三差五地向着他右前方那扇大开的窗户外面飞,摆明了就是恨不得能马上放下课业出去玩儿。
  但晋侯不为所动,他甚至不出言提醒自己的弟子,就这么一边照常上着课,一边观察着小弟子的举动。
  在晋地长大的姬执竞见多了这般大小的风雪,比这更为肆虐的风雪他也同样经历过(伴随着一道又一道请求赈济的文书,六卿高高低低的争执声和殿内一连几夜不熄的烛火),实在察觉不出这些东西有什么趣味,竟值得小向导这么地……向往。
  雪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百思未得其解的晋侯依旧这么上着课,“形而上学”的小向导也就这么听着,居然也相安无事地度过了这堂课。至于听没听进去,姬执竞到时候自有办法来检验小弟子的学习情况,学得好自然有奖励,学得不好,肯定也少不了要吃点苦头。
  可这时向导却不忙着往外飞了,他乖乖地把书页抹平合上,收进案边晋侯为他准备好的书匣里,然后又端正地坐好,一双手也老老实实地放在膝盖上,自下而上地无比乖巧也无比渴望地看着自己已经站起身来的先生。晋侯看他这般乖巧听话的小模样也觉得有些好笑,却不知是该从哪儿笑起:是该笑他明明有些感冒却赶着去玩雪的勇气,还是该笑他上课走神下课反而来讨巧装乖的小聪明?
  堂堂晋侯,从不在这等小事上与小孩儿计较。
  得到默许的小向导想要跳起来,却为已经坐麻了的双腿拖累,晃晃悠悠撞倒了拿着裘衣凑过来的偃甲人,姬执竞还没伸手去扶,他已经一骨碌爬起来,磕到了偃甲人的额头红了一小片,裘衣也没顾得穿,就让他这么抱着跑了出去。
  被留在了原地的黑暗哨兵少不得又思考起他在课上的疑问了:雪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哨向##晋楚# 1cm

      芈荆伸出手,在哨兵阖上的双目前来回扫了好几下,又趴在他耳边极轻地唤了几声先生,这才敢确认晋侯是已经睡得深了,不至于轻易地被自己吵醒过来。
      天赐如此良机,自然不容错过。十五岁的向导伏在榻边,一面欣赏着哨兵因熟睡而柔和下来的轮廓,一面掐算能够由自己来支配的时间。涉世尚且未深的小向导也深知人算不如天算的道理,故而再如何进行周密的筹谋策划,也要需要执行者抓紧时间,把自己的一腔荒诞狂妄的想法付诸行动才行。
      年幼的食肉动物已经等不及要享用自己的猎物了。
      他轻手轻脚地挪上榻去,大着胆子把自己的两只手撑在晋侯所枕的玉枕两边。两年来,少年人的身形较之初来雒邑时,已经伸展开了许多,只是此情此景之下,仍然显得有些局促:芈荆稍一低头便能嗅到从哨兵温热身躯上不断向自己飘来的信息素,原本是极淡极清的梧桐绿叶香味,此时倒像是某种不设防却刻意为之的诱惑了。一想到这儿,小向导的心里就止不住地泛酸吃味,还好这时双凤都不在室中,否则,便指不准要被小向导如何指使了。
      说不心动是假的,不心动哪能让公子荆这样大费周章,只为一亲晋侯芳泽。在过去几月里经历了各种令人面红心跳的荒诞梦境的向导早已明了了自己的心意,只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让那个梦中人也能知晓和接受他的心意。
      芈荆不缺时间,但他对于向哨兵摊牌这件事情,却实在没有太多的耐心。要他老老实实等到成年再一诉衷肠是不可能的,雒邑、乃至整个九州,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的先生,他心里门儿清。
      我是绝对不会退让半步的。芈荆这么想着,低头便去亲吻那双也被阳光亲吻过的嘴唇,却在快要碰到时,像是害羞或赌气一般地,向右偏过了一厘米。

随手扔上来(一)

      打楚地来的小公子实在是没想到会再一次碰上这位哨兵,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和第一次相遇一模一样的可笑原因:
      赤凤飞了。不顾主人的意志和命令,撒着欢飞了。
      想到这里,小孩儿便强行将自己的目光从与白凤纠缠的赤凤身上扯了下来,别开脸去装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却在同一时刻把手里的衣袖攥得更紧,以至于连蜷的香草纹绣都在他的指间变得扭曲起来。
      ……章华就是只假凤凰。年方十三的公子荆在高大的建筑阴影里瘪着嘴,抱着一腔委屈到无处发泄的心事,一抬脚把边上无辜的小石块儿踢开老远。
      可就算再如何委屈和不情愿,精神兽还是该要回来的。……何况自己还收过人家的礼物,虽然只是一枝凤凰花。
      按照中原人的规矩……也是要回礼的吧?小公子芈荆摸着自己的荷包,愁眉苦脸地抓了抓眉毛。他从学宫里偷偷跑出来时并没有带多余的财物,连带着昭示身份的玉牌也丢在了临时的居所里,留在身上的家当除了穿在身上的这一身衣服,就只剩下当初从楚地带来的一只木蝉。
      这只木蝉是从他母亲最为喜爱的一支簪子上拆下来的,雕工粗糙,用料也不算得什么贵重和讲究,但偏偏就入了小公子的眼,总想着要怎么讨要过来做个玩具。
      结果自然是要到了,可惜是在入雒邑为质的前夕到手的。
      晋侯可没有料到那个尚且年幼的向导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都经历了什么复杂的心理活动,他一早就察觉到了公子荆的存在,却不曾点破,而是极有耐心地一边逗弄着落到自己肩上邀宠的赤凤,一边等着小向导来把这只祥瑞给领走。
      左等右等,总算是等到了动静。晋侯姬执竞侧眼瞧过去,正见着公子荆一步一晃地从墙根儿下挪出来,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和不情愿,活脱脱就是一个被父母娇宠惯了的小孩子。可人到了晋侯面前站定,姬执竞再去看他,方才那挂了满脸的情绪又像潮水般退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小孩儿的眼眶还红着,他大概真会被小公子这副无事发生淡然的模样给蒙蔽过去。
      赤凤章华这会儿是撒够了欢,便不再与白凤纠缠,回到自家正主身边与之亲昵一阵,然后就停在小孩儿肩上梳理自己的翎羽,时不时还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来,与白凤一唱一和地替相对无言的两人调节气氛。
      “给你。”
      这一句不带任何尊称的话,晋侯听得分明,虽然讶异,却还是伸手接过了小向导递来的东西。等到入手细看,却是一枚材质与雕工俱不入流的木蝉。天生贵胄,锦衣玉食长大的晋侯见过的精美物件儿多不胜数,其中以蝉为形的,虽然数量稀少,但像现如今他手上这只木蝉这么简陋的,还确实是头一遭。
      “这是回礼。你们中原人不是最讲究什么……‘礼尚往来’了吗?”矮他不止一个脑袋的楚地小向导仰着脑袋板着脸,横眉瞪眼地向晋侯解释其中原委,可惜多忘事的贵人姬执竞早忘了那茬子凤凰花的事儿,在关注小孩儿脸颊两边圆润的线条之余,只收获了满心疑惑和一头雾水。
      “……你可要好好待它。”
      小孩儿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声音也低,可粘在木蝉上的眼神却分明是不舍的。

#私设哨向晋楚#

一点私设产物,就不加tag了。

呼叫一下 @冼乐之都 

【吐槽】当初的我们曾无限逼近了事情的真相

【吐槽】当初的我们曾无限逼近了事情的真相

1L 匿名【楼主】:我感觉的心拔凉拔凉的。Holden助教怎么就被大魔王给抢走了呢!!!呜呜呜呜呜呜……

2L 匿名:当初是谁说Ventus教授和Holden助教只是再正常不过的师生情来着!!!谁!!!哪个叛徒!!!!!

3L 匿名:今天的酒吧怕是要开到明天天亮……虽然营业额会很理想,但我还是好想哭喔……[苦酒入喉心作痛.jpg]

4L 匿名:LS是在酒吧兼职的学生?啧啧啧,今晚会很辛苦的,加油。

5L 匿名:我现在就在酒吧里,这排场……Holden助教的粉丝联谊会都没这么热闹过。

6L 匿名:很正常啊,Holden助教单身时,Holden粉们表面上都互称兄弟姐妹,心里还不是把其他人都当情敌。不过现在好了,情敌只有大魔王一个,剩下的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了。

7L 匿名:LS请不要引战。你以为你这样说我们就会去挑战Ventus教授吗!死心吧!!!

8L 匿名:打不过的!死心吧!!![咸鱼躺平.jpg]

9L 匿名:何止打不过,你们就是现在努力学习,等他们结婚时你们也没办法去抢亲的,因为根本抢不走。[摊手.gif]

10L 匿名:LS扎心了……本来还能多骗一下自己的……[暴风哭泣.jpg]

11L 匿名【楼主】:我好难过啊……我本来想去酒吧买醉,结果酒吧里的琥珀都卖完了……难道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吗……[恍惚.jpg]

12L 匿名:武院酒吧欢迎你!

13L 匿名:科院酒吧欢迎你!

14L 匿名:主校区酒,啊不,奶茶店欢迎你!

15L 匿名:巧了,刚才还有一个姑娘从我这里买了一箱酸奶回寢室,说想尝试一把放纵的滋味。[二脸懵逼.jpg]

16L 匿名:所以,今晚的Holden粉都在买醉,只有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在论坛里等着看戏?

17L 匿名:[滑稽.jpg]别忘了还有那些没喝上酒的和喝奶的。

18L 匿名:我刚才去翻了一些过去的八卦贴,仔细研究完之后……我发现,我们真的错过了好多细节啊……[图片][图片][图片]

19L 匿名:LS真有毅力啊……看来是要干大事的人!

20L 匿名:全都是……眼部截图?Holden助教的虹膜颜色很好看啊,很漂亮的绀碧色。眼型也好看,货真价实的美人必备眼型。

21L 匿名【楼主】:[Doge.jpg]去晚了,连酸奶都没有了,我只好泡了杯蜂蜜水在寢室里喝……眼部截图应该是从这几张图上面截下来的吧。[图片][图片][图片]

22L 匿名:嗯……?有一张好像是Holden助教陪着大魔王去武院上课的时候拍的……?

23L 匿名:还有一张是哪一次校庆拍的?Holden助教被班上的同学戴了兔耳发箍?这个惊慌失措的表情,真可爱啊……

24L 匿名:还有一个是那天Holden助教在课后给他们班的学生拉手风琴时照的吧?不过那天我记得大魔王下课时没走,居然有人敢在大魔王的眼皮子底下拍照?

25L 匿名: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那天大魔王直接走到教室最后坐着了!所以我们拍起来没有心理压力!

26L 稳如老狗的裁判:所以照这三张照片的时候,大魔王都在场是吧。

27L 匿名:我感觉LS要放一个大招……

28L 稳如老狗的裁判:惭愧惭愧,只是我的直觉告诉,Holden助教能露出这些眼神,附近肯定是有他喜欢的人的。

29L 匿名:Holden助教喜欢大魔王的事现在不是全院皆知……?[挠头.jpg]

30L 匿名:LS误会了,裁判的意思是:Holden助教老早就开始喜欢大魔王了,但是Holden粉们却都一直以为这是纯粹的师生情。

31L 匿名【楼主】:别说了,我快不能直视“师生情”这个词了……

32L 匿名:新鲜热乎的表情包出锅啦——[去他的师生情,这TM是爱情.jpg]

33L 匿名:LS有毒吧……我也来一个![为我们的师生情干杯.jpg]

34L 匿名:所以……我们到底要讨论什么……?

35L 匿名:这不是一个抓卧底的楼吗……?

36L 匿名:说得好听,都是匿名,抓得到吗?

37L 匿名:不仅抓不到,还要被迫吃一波狗粮。

38L 匿名:散了吧散了吧,都去写作业吧,今天没写作业明天就直接上天了。

39L 匿名:明天……不是周末吗?

40L 匿名:好像可以封楼了?@管理员

41L 匿名【楼主】:等下……能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把“爱情”扭曲成“师生情”来误导我们的人!应该和他们两个人都很熟悉吧!!!!!

42L 匿名:不见得吧?毕竟真的有人就是那么纯洁,比如我的女朋友。她现在还觉得她是我爸爸,而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纯粹的父子情深。[崩溃.gif]

43L 匿名:不知道该怎么安抚LS,只能点蜡。

44L 匿名:LSS怕不是威gedgtsfycfiedgtj

45L 匿名:?????LS这是怎么了?????

————此楼已封,请勿回复————

教我魔动机械的精灵教授

     #教我魔动机械的精灵教授#
      魔动机械简易原理课程在魔院中并不是什么必修课,来学这门课的同学们大多是兴趣所在,或是为了将来离开校园之后的生计来选这门课,当然,也不乏像我这样为了混学分而选了这门课的学生。
      听往届的学长学姐们说,魔动机械简易原理的期末考试往往比较简单,要及格很是容易,所以我便选了这门课。但我那时还不知道这其中的诸多隐情,选到这门课时还是满心眼里的欢喜,像是捡了大便宜一样高兴了几天。
      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早早地赶到了教室。因为我听说上这门课的Odyssey教授最讨厌学生迟到,所以宁可早到,也不要迟到。
      我到教室门口时,门是虚掩的,推门进去之后,我看到教室最后一排最靠窗的位置上趴着一个精灵。当时我只觉得失落又好笑,失落的是一个不那么打眼的位置已经叫人占去,好笑的是觉得这个精灵同学也是十分地有趣,只是睡觉而已,这么多位置不挑,偏挑了个传说中的“主角位”,大概还处在中二期吧。
      离上课的时间越来越近,教室里的人也渐渐地多了,可那位传说中一向极为守时的教授却始终还没有出现过。我从一众小声议论的同学中抬起头,看向那个始终趴在课桌上睡觉的精灵同学,竟觉得他才是这堂课最大的赢家:如果教授不来,他就可以一直睡下去。
      终于,上课铃响了,讲台上还是没有教授的影子。教授的助教听了消息,去了趟图书馆又赶回来,告诉我们没找到人,让我们再多等一会,他一定把教授找回来上课。
      那助教一面说着,一面用终端拨通了教授的号码,我们便屏息,想听听看这位特立独行的教授究竟想干什么。
      古精灵语的童谣突兀地在教室中响起,把那个一直趴着睡觉的精灵同学给惊醒了。他站起来,看了眼面露无奈的助教,又看了看惊呆了的我们,揉了揉眉心,一步步从座位上挪到了讲台上,然后对我们说:“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上课吧。”
      这就是我对魔动机械简易原理课的第一印象。

      Odyssey教授并不会像那些好脾气的教授一样在第一节课上做自我介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既然选了我的课,那么就应该记住我的名字。如果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这门课我也不指望你能学好了。”
      不过也确实如此,这门课虽然说是“简易原理”,但是需要我们记住的东西却远没有想像中那么“简易”:往往一个课时下来,笔记抄满了十张纸,需要记背的内容占了九张半,剩下的那半张纸上写的,是Odyssey教授出的独立思考题。
      这些思考题其实并不会很难,但对于我这样毫无魔动机械基础的学生来说,要理解出题老师的意图实在是有些困难。为此,我也曾向那些带我入坑的学长学姐抱怨过,无一例外地,他们一边擦着被我笑出来的眼泪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出题老师的意图很简单啊,他想要你死嘛”。
      ……看不出来你们这么懂的。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用一张表情包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目不忍视,耳不忍闻,苦不堪言.jpg
      然而吐槽归吐槽,Odyssey教授布置的作业还是要写的。只不过是从中任选三题浅谈感悟而已……面对这样繁重的任务,我只能一边安抚自己的情绪,一边更加积极地往图书馆里跑。终于,在学习魔动机械简易原理的那段时间里,我完成了入学以来第一次在图书馆打卡全勤的成就,头一回收获了学弟学妹们敬佩的眼神。
      然而这样的眼神却让我觉得不安,毕竟,抛开图书馆打卡全勤的事情,我的本质上还是个学弱。
      但是Odyssey教授好像并不这样想,我完成全勤成就的那天他也在场,那位精灵教授远远地站在人群之外,向我做了一个小手势,他说:干得不错。
      这突如其来的赞赏让我更加地局促不安,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某天下课之前点评作业的时候,Odyssey教授竟然点了我的名字。
      我站起来的时候紧张得差点撞翻了自己的椅子,报到的声音也有些发抖,同学们探究的眼神在我带着雀斑的脸上扫来扫去,最终定格在我厚如瓶底的眼镜上——而且,不出意外地,我的脸已经红得与科院天空蛋里种的番茄无异了。
      Odyssey教授似乎也被我的样子吓到了,他挥手示意我坐下,告诉我不用紧张,然后又接连地点了好几个同学的名字。助教在旁边替他解释,说我们这一次的作业完成得非常好,希望我们下一次能够继续努力,争取交出一份更加完美的作业。
      下课后,助教找到我,交给我一大叠装订好的复印纸,说是我落在教室里的资料,让我一定记得带回寢室。我正纳闷,然而我还没开口提出自己的质疑,那位先生已经急匆匆地往Odyssey教授离开的方向追去了,口里还嚷嚷着什么“宰大户”一类令人莫名其妙的话。我没有办法,便打定主意要好好看看“自己”到底落下了什么资料,值得让助教先生像被狗撵着似的追出来还给我。
      “这是奖励。”
      看到这句话之后,我已经吃了好几个翡翠果布丁,试图以这种方式让自己清醒一点。最终,我顶着满头绿光坐在寢室的床上,不得不选择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复地告诉自己写在便签纸上的这句话确实是出自于Odyssey教授的笔下。
      他想要做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我放弃了“继续思考”这个选项,转而把注意力放到那一大叠复印纸上。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会有我想要的答案。

      期末的时候,我找到助教先生,试图委婉地向他咨询一些转专业的问题。按照我原来的想法,此时他多少会是表现出惊讶情绪的,但他好像并不意外,而是十分熟练地给了我许多建议,还拍着我的肩膀鼓励我好好学习。
      我不肯放弃,便直接壮着胆子问助教:“您好像没有一点惊讶的意思?”
      这一次倒是换来了他惊讶的眼神,他盯着我看了一阵,然后发出了饱含血泪的控诉:“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就是这样被Odyssey教授拐来给他当助教的。”

【吐槽】我觉得Holden助教有情况了!【QJ】

           【吐槽】我觉得Holden助教有情况了!

1L 匿名【楼主】:是这样的!lz发现了一个问题!自打院庆日之后!Holden助教就开始越来越注意自己的形象了!!!lz并没有说他以前不注意形象的意思!但是我真的不习惯啊!以前那个偶尔不那么注意细节的助教多可爱啊呜呜呜呜……

2L 匿名:lz不要光吐槽啊!有本事上图啊!有图才有真相嘛!

3L 匿名:ls+1

4L 匿名:来,你们要的真相,自行对比,自由心证。[图片][图片][图片]

5L 匿名:……确实有细微的不同了呢。但是!!!是谁!是谁!!是谁!!![咆哮.gif]

6L 匿名:什么!Holden助教居然有女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猝不及防!!!

7L 匿名:没有一点点预兆呜呜呜呜……有没有姐妹们陪我一起去买醉……

8L 匿名:买醉+1,不过我是兄弟。

9L 匿名:[挠头.jpg]什么,Holden助教还有男粉的吗?

10L 匿名:ls可别小看了Holden助教的男粉。上次就有一个男粉用纸鸢情书淹没了Holden助教的窗台。

11L 匿名:嗯,虽然还是被助教用一封信劝退了,顺便,纸鸢也全退回去了。

12L 匿名:虽然你们说的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好想说一句: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13L 匿名:别歪楼了,楼主呢?

14L 匿名:也许是去买醉了?

15L 匿名:光是这样的变化不能说明Holden助教谈恋爱了吧!我需要更直接的证明!!!没有实锤我是不会相信的!!!!!!

16L 匿名:想给ls配个图。[咸鱼挣扎.gif]

17L 匿名:不见实锤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精神可嘉。

18L 匿名:说起来,你们也别忘了,Holden学长是给谁当助教的……没准是冰山大魔王的要求呢?

19L 匿名:回想了一下大魔王的风格,我觉得ls说的还挺有道理的,我选择相信ls!!![咸鱼挣扎.gif]

20L 匿名:大魔王没这么多功夫来管吧……?以前也没见他这么要求过啊?难不成是院庆日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21L 匿名【楼主】:[我讨饭回来了.jpg]我就喝口水的时间,你们怎么刷这么多了???

22L 匿名:院庆日的话……我那天看到大魔王和Holden助教一块儿吃早餐了,当时感觉Holden助教挺不在状态的,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23L 匿名:暴风求ls发图!!!!!

24L 匿名:别傻了。大魔王在场,谁敢拍啊,不要命了?

25L 匿名:我觉得22L说的有道理。给大家看看风一样的Holden助教,注意,这是院庆日当天。[图片][图片]

26L 匿名:Holden助教以前的体育成绩应该挺好的吧……[震惊.jpg]

27L 匿名:请问一下,让Holden助教去帮我补考体育的可能性有多大?

28L 匿名:0,下一个。

29L 匿名:看起来ls有这方面的经验。灯光话筒瓜子花生爆米花矿泉水小板凳已就位,请ls赶紧开始你的表演!

30L 匿名:对了,再发一遍上课时的Holden助教,大家可以来试试找不同。[图片]

31L 匿名:ls怕不是Holden助教的痴汉粉……怎么什么照片都有……不过,干得漂亮,这张照片我先舔为敬!

32L 匿名:Holden助教是天使吧呜呜呜呜……他笑起来真好看!!!

33L 匿名:我改变主意了。请问一下,偷Holden助教要判多少年?[在违法的边缘试探.jpg]

34L 匿名:死刑了解一下。

35L 匿名:这个月,下个月和下下个月的枪毙名单了解一下。

36L 请叫我课代表:来,我给大家划重点:[图片][图片] 顺便再提醒一句,Holden助教从来就没打过这种结。

37L 匿名:……课代表同学,火车站建好了,橘子树种好了,你还需要什么吗?

38L 匿名:请裁判坐回主席台!!!

39L 匿名:大魔王这么严格的吗……害怕……[瑟瑟发抖.gif]

40L 匿名:虽然感觉莫名严格但是……有哪里不对?

41L 匿名【楼主】:我感觉事情像失控的野驴在向不可预知的方向撒欢式的狂奔……总不会这个结!是大魔王给他系的吧!!!

42L 匿名:一切皆有可能哦,你们知道魔动机械专业的Odyssey教授吗?以前他们一起在老院长手里读书的时候,大魔王就给他打过领带。

43L 匿名:ls知道得太多了,小心被小树林约谈啊!

44L 匿名:今天下午刚上完Odyssey教授的课,我现在还没缓过来……

45L 匿名:魔动机械理论与实际操作不是很好混分吗?我听学姐这么说的,下学期还想选来着!求真相!

46L 匿名:一言难尽……

47L 匿名:所以……其实Holden老师没有女朋友,只是因为大魔王的要求才……?

48L 匿名:应该是……?

49L 匿名:松了一口气呢……

50L 匿名:话说Holden助教这么下去,不是正好方便我们尽情地舔颜了吗……?为什么我们要讨论这么久?

51L 匿名:虽然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身为Holden助教的粉!你居然!!只有舔颜这么一点追求吗!!!

52L 匿名:ls,我们要给新入坑的姐妹们一点转变思想的时间。来,告诉50L,真正的Holden粉应该有怎样的人生追求?

53L 匿名:太阳他!

54L 匿名:太阳他!!

55L 匿名:太阳他!!!

56L 匿名:看到了没有,不想太阳Holden助教的粉,不是标准的Holden粉。

57L 匿名:萌、萌新瑟瑟发抖……

58L 匿名:真当Holden助教不逛论坛啊你们……

59L 匿名:他不看这个区的吧我记得……

60L Odyssey:你们的Holden助教看不看我不知道,但我还是看的……如果太阳他是你们的心愿,我会代为传达的。44L的同学,我期待你下个月交给我的作品。45L的同学请不要担心,这门课的及格率一向很高。42L那位,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明天放学办公室见。管理员,封楼。

————此贴已封,请勿回复————

年幼的精灵少将五官还是很清秀的。

可以说是非常皮了